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媒体中心 > 行业新闻
媒体中心
组委会联络处

名大会展
地  址:常州市武进高新区西湖路8号16幢208室
电  话:0519- 86534078 / 81694078
传  真:0519-86534078 /81694078
邮 箱:524494636@qq.com
联系人:金先生 18861252868
邮编:213164

行业新闻

疫情,让我们更加知道制造业有多么重要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03-09 10:00:15 人气:22

      2020第八届常州工博会聚集国内外优质厂商600多家,重点展示机床及智能制造、工业机器人及智能装备、焊接及切割设备、汽车制造技术、钣金加工及激光切割设备、工业装配及自动化、智能物流仓储技术设备、工业清洗和节能环保设备等,着重展示应用于汽车、工程机械、家用电器、航天军工、人工智能、新能源、显示产业等尖端技术及解决方案。为企业打造新技术、新应用解决方案展示平台,激发行业的创新灵感。

如何评估这场世界级的公共卫生事件对中国制造业的影响?中国制造如何迈过这个坎?中国经济如何穿越这场大疫?经济全球化将会出现哪些新变化?疫情尚在进行当中,难以量化,难下结论,我们先可以做一些逻辑推断。


 一、“中国制造”的特殊关口 


这次疫情发生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特殊的阶段。2003年SARS,是中国入世第三年,中国经济处在快速上升的黄金通道,SARS造成的经济创伤很快平复。从2016年以来,中国经济处在一个下行期,用标准的说法,叫发展阶段转换,叫新常态,叫L型。GDP增幅,2003年10.03%,2019年6.1%,已然下降了4个多百分点。


    不管是我们自己的经济发展阶段,还是外部环境,都出现了新的情况,新的变化。2015年股灾,随后民间金融爆雷,民间投资悬崖式下滑,猪瘟,2018年开始中美贸易战。中美贸易战第一阶段协议刚签,就出现这个疫情,有了重叠效应,对人们预期的破坏性,起了放大作用。


    中国的大国崛起,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都是靠制造业。2009年,中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商品出口国,2010年成为第一制造业大国,2011年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3年成为全球第一贸易大国。中国在世界经济的地位主要靠制造业支撑,工业大国、军事大国,都是靠制造业。制造业和疫情的关系,虽然不像饮食业、旅游业这么直接,但其影响却是深层次的。


    中国全球化程度最高的部分就是制造业,受益最大的,也是制造业,疫情持续扩散,对中国制造业的全球化将带来考验。制造业在全球化的嵌入程度大大高于农业、三产、文化等其它产业。与十多年前非典时比,第二产业比重下降了,所以有人认为,此次疫情对制造业影响并不大。其实这只是问题的一方面,我们还必须看到,比起2003年,中国制造业的全球化程度大大提高了。


    特朗普上台以后,与主要发达国家和地区逐一签署单边或多边自由贸易协议,架空了中国得益最多的WTO。最坏情况下,中国制造将不得不面对郭台铭所说的两套规则、两个体系的国际新格局。2018年以来,美国想孤立中国制造业,与美世界脱钩。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在疫情开始讲过一句很不厚道的话“新冠肺炎有助于美国制造业回归到国内”。


    2018年中我们就提出了稳就业,而制造业是解决就业,甚至是中国人口结构发生变化的决定性因素。现在还有2.4亿农民工,制造业是大头。通过发展制造业,搞工业化,中国完成了“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推动了城市化。制造业一旦持续停工停产,不仅是中国工业化进程要停,城市化也要停,不用说,稳就业也就成了大问题。


    中国的制造业现在正处在一个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我们2015年提出“中国制造2025”,今年是第五年。五大工程,十大领域,都在实施当中,由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正在爬坡过坎的关键阶段。然而,从2018年开始,高技术制造,中国面临美国的围堵;传统制造,又有东南亚国家追赶;而国内制造业面临着要素成本全面上升的挤压。中国制造可以说是遭遇了三面夹击的情形。疫情对中国制造业转型、制造强国战略的实施,都将产生一系列的困难和风险。


    尤其值得引起警惕的是,疫情延续下去,还可能动摇中国的世界工厂地位和制造大国地位。所以,这场疫情对中国制造而言,是一次大考,一场迎头风,一次极限承压。


 二、制造业能否凤凰涅槃 


    当然,中国制造的大势没有变,中国经济持续向好的基本面也没有变,对疫后恢复充满信心。中国是工业门类最全的国家,产业链相对完整。中国经济加工型、过剩型特点还是没有变,中国国内的市场潜力十分巨大,城市化进程尚在途中,消费升级蓄势待发,新经济势头正猛。疫后经济恢复相对容易。只要继续坚持实体立国的方针,国家总体政策方向正确,少走弯路,有中国制造多年的基础和积累,凤凰涅槃,跨过大疫之年这个坎,不会有大问题。


    这次疫情对制造业的直接影响,主要有五个方面的判断。因为疫情还在持续当中,影响程度很难定量化,我们只能做一些逻辑推演和初步预测。


    第一,疫情对传统劳动密集型企业影响最大。由于实体工厂对要素线下流动性要求比较高,尤其劳动力流、物流依赖程度高,而人、原辅材料、半成品、产品这些要素的流动,是要接触的,是需要载体的。制造业企业的农民工,村里出不来,厂里进不去。还有一些重化企业,虽然劳动密集程度不高,但大出大进,一般都在水陆空快速通道边上。就如同人的血管不通了,人的生命体征很快就会消失。


    第二,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制造业受到相关产业拖累。交通、物流、酒店、娱乐、商业地产,里面近30%-50%是制造业。一些新型服务业,生产性服务业发展迅速,甚至超过生活性服务业,制造业比重更高。而这些行业一旦停摆,必然传导到加工制造业,上下游老客户新客户的订单都要减少。餐饮业关门,所有做食材的、做耗材的、做包装的,给餐饮店做装修的,都得停下。


    第三,制造业的消费、出口下滑明显,投资也将会下降。制造业是供给侧,消费下降必然出现供给过剩。线下消费大幅下降,不光当下消费,疫情也影响到人们收入,未来消费也会削减;出口方面,因为航运停止,或因检疫以及其它严厉管制措施,丢单、违约时有发生,外贸大幅下滑;商业地产方面,由于顾客骤减,门店萧条,影响更是直接而明显;投资方面,由于企业产能利用率低,利润下滑,来自民间的高效率投资,将缺乏源头活水,对投资预期也会产生负面影响;资本市场方面,疫情期间的股市冲高,因没有经济基本面支持,更须理性谨慎看待。


    第四,疫情威胁中国制造业产业链安全。中国在电子、机械和设备领域已经全面融入全球价值链,产出占全球份额高达38%-42%。由于产品细分,产业链全球化,中国出口产品中,中间产品比重高,占全球产值比重高。印度、越南、柬埔寨要替代,绝不是一年两年就能行的事。我们有这个自信。但疫情期间,要防止国际厂商将制造业关键环节从中国转移出去。以汽车和手机为例。湖北是汽车大省,很多汽车的零配件厂商在湖北,因为疫情,为国际市场供应零汽车配件的工厂基本停工。再如手机,全世界最大的手机生产企业是富士康,郑州的富士康工业园区20多万人,这种人员集中的生产线肯定受到影响。一旦订单转移蔓延,供应链重组就会随之而来,中国制造在全球产业链的分工就面临重构的危险。而且,趁着疫情,某些国家在我们进出口依赖程度较高的产品上再次趁机要价,出台新的干预政策或壁垒政策,这些都有可能。


    第五,医药、医疗、医护类制造业,收益增加,迎来利好。新冠肺炎的爆发暴露了我国医疗器械尤其体外检测设备的短板,未来向“国产化”发展的进程会加速;政策向疫情倾斜,特事特办,利好创新药。生物医药研发,尤其特效药、化学试剂和疫苗,其市场需求将持续存在一段时间,企业会获得超额收益;互联网医疗、大数据医疗享受流量红利,成为线下医疗的重要补充,老龄社会的到来,医护、护理市场将迅速发育,老年健康产业和医养结合式服务将进入越来越多的家庭。这对相关制造业会起到拉动作用。


三、大疫后的中国经济 


    此次疫情对存量经济形成较大冲击。这些年支撑我们经济社会发展的主力是民营经济和中小企业。但是民营企业中小企业普遍抗风险能力弱,利润低,债务重,这次疫情,将使量大面广的民营企业生存环境进一步恶化。北大光华学院有一个调查,中小企业流动资金大多数只能维持三个月(渣打银行调查是4.5个月),如果这次停工时间超过三个月,就要死亡一大批中小企业,出现就业困难,一些企业可能还来不及享受国家的挽救措施、减免政策,就已经倒闭。


    如果将中国社会分为家庭、企业、政府三维的话,这次疫情受到影响最大冲击的是企业,其次是家庭。政府工作人员至少个人收入有保障。此次疫情对中国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对现有的经济存量,将产生部分的灭失作用。


    经济下行压力增大背景下,中小企业民营企业需要给予特殊的关照。民营经济,是到了放水养鱼、休养生息的时候了,能给,就给它们一些普惠政策,给不了,也再不要吓唬它,折腾它。我觉得,免税免租免息、三险一金返还等等都是小事,能把我们80年代以来的一些发展市场经济的基本政策、基本经验,把它坚持好,把十八届三中全会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的文件精神落到实处。最怕遇到困难就走回头路。“举国体制”虽然在特殊时期具有高效率,但如果因此继续加强“举国体制”优势和国有经济力量,改变市场化改革方向,降低改革的力度,挤压民营经济和私人企业,那将有很大的问题。



    疫情后期,或者疫情结束之后,有可能会出现通胀。之所以产生通货膨胀,两个原因,一方面,企业停产,商品供应有了缺口,引起物价上涨,最典型的是口罩等护理用品,尤其快递货运受到限制以后,带动相关产品和服务价格普遍上涨;另一方面,灾情过后,会马上出台积极财政政策和宽松货币政策,得把货币发出去,找到债务人,才会产生新的投资。这是各国应对衰退、应对危机的基本手段。大衰退,伴随大通胀,随后又有可能政策回调出现通缩。


    疫情对全年经济增长大致会影响0.5%到0.9%,2020年GDP增长应该在5%或者5%过一点。当然,这些只是经济学家和统计学家的预测,最终的实际影响,取决于三个因素:

    1、疫情的延续时间,延续三个月、六个月,大不一样;

    2、疫后复工的效率,复产的饱和度,经济创伤平复和经济活力恢复政策举措的适宜性和有效性;

    3、还取决于各级政府统筹疫情防控与经济发展的能力,处理局部疫情与全局工作关系的能力。疫情会影响到社会稳定、政治稳定,但要防止经济发展不必要的牺牲,防止矫枉过正,要注意主要矛盾的转换。


四、疫后全球化走向 


     这次疫情将对全球化带来深刻影响。前两年就有学者提出,“半球化”、“慢球化”,还有人说这次疫情是“压垮全球化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中国人突然降低了消费,许多依靠中国市场的相关国家和厂商,遭受损失。


    马来西亚、泰国,中国的游客去不了,非常萧条。澳元崩盘,为什么?对华出口目前已占到澳大利亚总产值的16%,澳洲的矿进不到中国来,中国人又去不了澳洲,所以澳元崩盘;疫情造成世界市场上的中国产品断货,或不能及时交付,都会降低中国制造在全球价值链的紧密性,破坏产业链生态安全。中国向他国断供,然后随着疫情蔓延,韩国日本台湾等又向中国断供,区域性供应链弱化,最后所有受疫情影响的国家相互断供,全球产业链出现断裂。



    从动态上看,疫情对全球化大势之影响,可以假设为两种情况进行分析。

    第一,如果仅仅因为中国一国受到疫情大规模感染,必会对中国经济的全球化深化带来负面影响,对中国处境不利。中国经济已经深深融入全球化,中国未来还需要继续推进全球化。中国制造依赖全球消费市场,中国出口占GDP比重超22%。石油68%需要进口,核心技术如半导体、精密仪器、光学设备等仍需要进口。

    但发达经济体(尤其是西欧和北美各国)在贸易和投资方面对中国的依存度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高,其对华出口额通常在其总产出中占比不足5%,对华进口额在其国内消费中的占比也不足5%,来自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占其国内投资的比例更低于1%。

    也就是说,中国经济的全球化之路还很长。2018年,《财富》世界500强上榜企业中有110家来自中国大陆和中国香港,接近美国的126家,但即使是其中全球性企业,其海外营收的比例仍不足20%,相比之下,标普500企业的平均海外营收比例则高达44%。2018年度全球最具价值品牌100强中中国企业仅有一家。

    第二,如果疫情全球化蔓延,则有可能使经济全球化进一步强化。尽管各国相继出台与中国的隔离措施,但仍然阻止不了传染,甚至出现了原发。病毒无意间促成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疫情全球蔓延,必将促使全球合作,把病毒视为人类共同敌人,甚至中美之间也会有可能重新携手共同抵御新的经济衰退。若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引发一场世界性经济危机,由于中国经济的自给能力,中国在其中并不是最坏的处境。

    但是不管怎样,通过这次疫情,要认真检省和思考中国经济在全球的方位。情况确实有所变化,对国际格局的一些极端情况,要从坏处着眼,好处着手。有逆全球化,有两套规则两个体系的极端说法,但中国制造、中国经济仍然可以把握住最后的、稍纵即逝的窗口期,趋利避害,有进有退,降低身段,为我所用。麦肯锡的一项研究表明,近年,世界对中国经济的依存度相对上升,但中国对世界经济的依存度却在相对下降。中国经济的开放度仍有提高的空间。提高开放度则有望创造巨大经济价值,形成全球多赢局面,而弱化联系则可能令巨大经济价值面临风险,没有赢家。

    四十年来,比这次疫情严重的事件,我们都挺过来了。我们为什么能挺过来?因为我们手里有一张王牌,就是改革开放。这一条可以说是颠扑不破、屡试不爽的利器。




    标签:
    在线咨询
    在线留言
    索要报价
    扫一扫

    扫一扫
    了解更多展会最新资讯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4000-000-000

    返回顶部